米拉沃什

苏 暖:

7月13日 晴转雨

傍晚开始刮风,一走路沙屑塞满脚心。嘴里还满是家长刚才让我喝掉的药的苦味,去年她在山上采来的红娘(苦瓜属)枝叶,洗净晒干,晚上熬了汤药给我洗过敏的患处,还喝掉了小半碗,是我长这么大吃到的最苦的东西。

看完了《鸭去京都》的时候,D先生文案还没憋出来,他有点烦闷的起身套了衣服出门买西瓜,走了刚一会儿,不知是他没关上还是风实在太大,工作室后门呼的一下就打开了,我去关门的时候朝着肆虐狂风的黑暗里自顾自的说,哎呀,风可真大啊!

一边郁闷着自己的胆小一边统计明天要送去给老爷子的木活字,一边侧耳关注风把院子什么掀起来了,又把墙头什么给吹走了,直到大雨终于倾倒下来的时候才顺了心,点了支香,想着D先生要变成落汤鸡回来了……


评论

热度(44)

  1. 米拉沃什苏 暖 转载了此图片